旺苓開卷

优美都市小说 留裡克的崛起 重生的楊桃-第584章 留裡克在蘇歐米閲讀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谁会愿意和那些拥有大船、浑身挂满铁环头顶铁盔的强人作战呢?
那些在林中扎营的苏欧米人都期待着自己的首领与瓦良格人谈判斡旋,可以给自己请得一个合理的结果。当然,倘若瓦良格人执意要战斗,大家也没什么好说的,趁乱划船逃命吧!
至于战端再开,瓦良格人若沿着水路一路杀到库帕博卡(苏欧米人活动中心),大家只好先逃回去,继续带着族人逃命。
能逃到哪里呢?也许可以逃到大海的对面,当地的爱沙尼亚人一定会收留大家的。
其实一些人已经趁着夜色悄悄逃走,一夜之间少了五百名战士。
次日,当乌科与那五名村庄首领归来,看到的就是一副萧条的景象。
明明是草长莺飞的温暖日子,他感觉到的只有肃杀。
营地里的气氛十分糟糕,获悉一下子跑了数百人,乌科那内心里最后的一丝抗争的念头消弭得干干净净。
骨气?那真是奢侈的东西。
强人当道,若像是塔瓦斯提亚人那般英勇,悲惨的结果尽在眼前。
乌科召集情绪非常混乱的“战士们”,这群武装的渔夫、小商人、农夫等五花八门的人期待着首领传递一个和平结果。
结果,自然是和平的。
只是这和平就是一种商品,而商品有它的价码。
要支付一批贡品和女人,才能换来和平?不,如果接受这个,兄弟们此行的最大战略目的就达成了。不管怎样,苏欧米人还是成为了塔瓦斯提亚的统治者,当然,他们也必须跪拜更加高贵的瓦良格的罗斯人,为至高无上的统治者。
都是生意人,大家盘算一下,这生意当然可以做。
和平的曙光尽在塔瓦斯塔卢,苏欧米与塔瓦斯提亚合并,历史伴随着初升的太阳成为永恒。依旧保有实力的苏欧米从今天起就能接替罗斯人去处理兵燹后的烂摊子,苏欧米这一概念也当让位于芬兰这一全新概念。
这一天,留里克亦是向所有罗斯军的战士们宣布,大家禁止对苏欧米人动武,任何的主动攻击等同于向兄弟背刺。
要令罗斯均保持克制,留里克只需给予阿里克、赫立格尔和比勇尼命令,令他们约束部下即可。
大家自然仍是瞧不上那些土鸡瓦狗般的家伙,既然公爵下令了,大家便去执行。
再在塔瓦斯塔卢耽搁时日已经没有意义,又过了一天,一道全新的命令下达——罗斯军分兵了!
还是在被占领的塔瓦斯提亚人的议会中心,留里克召集全体百夫长、旗队长、关键亲信,乃至已经是法理上仆从的苏欧米人的多达二十个村庄首领。
一双又一双眼睛凝视留里克那俊俏的脸,大家都在等着公爵大人宣布远征胜利告终,大军当打道回府筹备新的远征。
留里克清清嗓子,郑重其事道:“现在,我们已经征服了东方之地,芬兰就是她的名字。今年,针对东方的远征告一段落,这并非我的本意,然我们的功绩斐然,奥丁也向我们喝彩。”
此乃客套话,大家随意敲打起自己胳膊,又是哈哈笑又是吹口哨,做出奇奇怪怪的动作只为证明自己的愉悦。
留里克在张开双臂示意安静:“所以,我要带着你们前往南方,去苏欧米人的核心库帕博卡,我们的船队也将沿着河道直接进入南方的大海。”说到这里,善于航海的众人一个二个抬起脑袋。
“我知道你们怎么想,去南方的海洋?那里是未知的海域吗?不!那就是我们年复一年走的航线,进入南方的海洋,只要继续向东,不出两三天就能抵达新罗斯堡。听着,兄弟们,我们今年的远征已经探索出一条内河航线。”
“你真的确定吗?”阿里克谨慎而大胆地问道。
“当然。我要亲自探索一番证明……证明我正确理解了奥丁的启示。”
又是“奥丁的启示”,这应该就是真理吧?阿里克笑笑不再多言。
留里克又说:“我将把军队分成两支,一支带着大量的缴获沿河北上,其他人跟着我南下。”
要分兵了?这样真的好吗?阿里克再看看在场的苏欧米首领们,他生怕老弟进入这些人的旧领地后会遭遇伏击之类的祸事。他无法完全信任苏欧米人,干脆站起身大声嚷嚷:“弟弟,这样好吗?一旦分兵,我们的实力就会衰落。那样的话……”
堂兄说话之际眼神可是是不是瞥向一边坐着的苏欧米人,他什么意思留里克再清楚不过。
“我仍要分兵,上千名女人,大量的驯鹿,还有许多的矮种马、双轮车、皮革,我都要运回去。至少也要运到科文斯塔德在,你不用再担忧了,我一意已决。”
留里克不得不承认堂兄的暗示很有道理,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万一苏欧米人中有鲁莽着觉得自己可以反杀且不顾事后烂摊子发动偷袭呢?战功卓越的狮心王,就是遭了暗箭而死。
但历史的荣誉趋势他必须要做这番冒险,一如他亲自坐着雪橇冲到北冰洋,发现了摩尔曼斯克。
堂兄的话自然也是要明察的,虽是分兵,至少罗斯军的核心战斗力必须留在身边。
关键人物皆在场,留里克立即做出安排。
所谓赫立格尔的梅拉伦旗队,科文人梅察斯塔和凯哈斯的人,全体身上有伤的罗斯战士,大家沿着来时的路线,押运着缴获回家。
如此安排当即有八百余人离队,留里克麾下战士少了四成。
剩下的一千出头的战士仍是不可小觑的力量,这样的安排阿里克无话可说,因为厮杀能力最强的第一旗队就是他阿里克继续带领着,继续保护自己的弟弟。
终于,肆虐一时的罗斯人退却了,他们退却速度之快一如他们奔袭之速。
一支黑压压的“大军”又伴随多达五千头驯鹿,开始沿着湖畔与河流向北方前进。多达两千名年轻女人,乃至一些怀抱中的孩子开始这场谈不上多少苦难但绝对疲惫的旅途。她们都是战败者的女眷,而今都有了一个新身份。
她们并非奴隶,而是罗斯人、巴尔默克人乃至科文人的新妻子。塔瓦斯提亚的男人们征讨科文人,真是风水轮流转,他们的女眷如今也成了科文人的女眷。逃离毁灭的科文人傍上罗斯人迎来繁荣,最后的科文男人们兴高采烈,只因他们可以随意挑选一个女人,很快便能拥有更多新生的科文人孩子。
北上的队伍终究会回到出发地,即便会消耗不少时间,留里克对他们颇为放心。
本是为仆人出气,战争演变成对芬兰的征服,罗斯公国为此已经瞬间增加了两千的人口,吃饭问题更严重了。
这算什么?等主力冲到库帕博卡,当地人还得再献出五百名年轻女人,罗斯公国人口只会进一步膨胀。形势使然,留里克觉得针对不列颠的远征劫掠,还有加大对诺夫哥罗德的盘剥是必须的。罗斯公国要活下去,要避免可能的饥荒,就必须做狠人呐。
晴朗的天空阳光普照,时间都要到六月份了,最温暖的盛夏即将到来。
即便还不是足够温暖,许多罗斯人已经在骄阳下脱掉上衣,袒露着金色的胸毛,再向兄弟们展示自己身上狰狞的纹身。
那些苏欧米人的独木舟在前方开路,罗斯军以墨丘利号为首,大量龙头战船拱卫支,一支人员惊人的内河船队正在前进。
谁都担心苏欧米人使坏瞎引路,故而留里克以“邀请做大船为由”,将所有的苏欧米村庄首领,连带着刚被册封为“罗斯的芬兰战争酋长(相当于侯爵)”的乌科扣在大船上。
巨大的船只令他们这些独木舟之民大开眼界,而耶夫洛对着未来的老丈人乌科直言这都不算什么。
老丈人?那个乌科真的值得敬重吗?在维京人社会待久了,耶夫洛无法高看一个不战而降的首领。
耶夫洛内心深处一直憋着一口气,便是童年时自己遭遇的瓦良格人(他估计是旧哥特兰人)劫掠,苏欧米的各个首领根本不管不问,只想着关注自己的小村庄。让这个乌科做“战争酋长”只是一个赏赐,是保证苏欧米人不内部乱套。耶夫洛估计到主人的暗示,所谓当自己已经老得不能再战斗,就退到故乡做“芬兰侯爵”吧,自己的子嗣也将世代承袭爵位。
扣押一群高贵者就能让别的苏欧米人好好带路?留里克至少注意到了,经过了持续一天半的航行,河流的流向有了明显变化。
毕竟是水往低处流,芬兰中部的湖泊群地势仅仅比沿海地区高一点而已,湖泊群的周围到处是冰蚀而成的土丘,就如同海绵一样年年吸收大量的冬季融雪,源源不断给湖群蓄水形成现实意义的水塔。高地的“水塔”引出径流,现在罗斯船队就航行在通向南方河流入海口的水道。
因为是顺流而下,这支庞大队伍提前一天就抵达了苏欧米人的核心库帕博卡,这座屹立于湖中岛的贸易中心。
留守的人们大吃一惊,接着划着船乱窜,许多人逃入密如蛛网的水道藏到他人不知的地方。
站在甲板的留里克无异那些逃跑的渔船,就招来神情复杂的乌科,命令道:“我是你的主人,这就是你的家园吗?很不错,我很喜欢。”
听这话说得,就仿佛罗斯人想劫掠似的。
乌科非常高情商地勾着头示意:“大人,我会提供所有人的食宿物资,还会给……给战士们提供女人,满足他们男人的……的需求。”
这话说得也太卑微了,如此恭顺的表现甚至让留里克有些厌恶。
他想骂这个乌科没骨气,可不得不说这个老小子是一条忠犬。
“女人们?我的兄弟们已经在塔瓦斯提亚弄到了女人,还被做了刺上了名字。他们暂时不需要新的女人,你只要提供足够食物和贡品即可。”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乌科长舒一口气,再一想起这群罗斯人对塔瓦斯提亚女人的所作所为,他也后颈发冷。
那叫刺青吗?用小刀划破皮肤再抹上碳粉?女人疼得鬼哭狼嚎,可罗斯征服者一定要这么做,据说那些所刺出的图画实际是一些文字,代表着“施刑者”的名号。这举动,不就是给驯鹿烙上图案证明谁是其主人嘛!
所以,千万不能惹怒这些人!
罗斯大军在靠近湖心岛库帕博卡的一处稀树平坦的湖畔扎营,长船纷纷冲滩,绳索细着船艏龙头,另一边系在大树上。
那些苏欧米人应该完全臣服了,不过保持该有戒备是一支军队必须的操作。
留里克照例将重武器从船上卸下来,分散安置在营地的四个角。
双人锯和大斧迅速伐木,大量简陋木棚和麻布帐篷在快速建设。
其实罗斯人当然可以侵占本地人的住宅,只是远道而来的他们已经适应了有地板的木刻楞,再去睡苏欧米人的草棚子如何习惯?那样,还不如兄弟们自己建造一个野战营地,谨防可能的偷袭。
罗斯人这边刚刚开始建设,很快乌科和那些村庄首领按照要求,就开始划着独木舟来向罗斯营地赠送新鲜的渔获。
当夜,天空繁星璀璨,湖泊倒映着星光月光,就在一处湖畔这里可谓灯火连成片!
那是留里克下令故意大肆点燃的篝火,许多篝火只不过是无人看管的燃烧松枝堆,他又做了疑兵策略,故意震慑广大的苏欧米人。
苏欧米人主要在湖心岛库帕博卡与其附近地区居住,沿着通向大海的河流还有一些村庄。
他们看似一个占有广袤领地的族群,其实总人口也才两三万人,库帕博卡和周边区域就定居多达一万五千人,主要的苏欧米村庄就在这一范围内。
那些归来的村长首领连夜带着男人们回到自己的村子,不得不连夜挑选十多名秀女送到罗斯人这里。
如果能换来和平,交出一批女人是可以接受的结果。再说,一些男人们可是一直留在塔瓦斯塔卢,去控制当地的塔瓦斯提亚剩下的女人们。如果说女人是这一蛮荒时代的资源,无论的罗斯人还是苏欧米人,大家都在基于动物性的本能去争夺呢。
还是这一夜,乌科非常庆幸那位罗斯公爵留里克只是要渔获,罗斯人许诺大军不登岛,集市不会遭遇破坏真是太好了。
他的家就安置在湖中岛上,即便现在贵为罗斯人册封的贵族,在故乡他仍然只算是一个家境殷实的富家翁。
他的小女儿赫尔米(意味宝石)不过十五岁,这女孩已经到出嫁的年龄,给她选定一个如意郎君本就是做父亲的责任。
大量外人进入湖区,他们乘坐的居然是瓦良格人才有的船只!湖中岛之民人心惶惶,许多人想要逃离,见得大量划着独木舟的族人登岛报平安,混乱也就消弭了。
赫尔米有着飘逸的黑发,打磨得非常光滑的琥珀项链挂在脖颈,她一身花纹布身得体地套在身上。她已经学会了一个女人当有的诸如烹煮食物、缝纫皮革、做麻布的工作,亦是觉得劈叉打水也是她必须要做的。
高贵的排斥劳动的贵族小姐?她还没有这方面的认知,倒是她在期待父亲为自己选中的男人是个好男人。
她与母亲、哥哥迎出家门欢迎父亲,忽然间,赫尔米的眼神就看到那湖上飘荡的大船,尤其是一艘巨船大得不可思议。
“爸爸,你终于回来了。你们去塔瓦斯提亚,一切顺利?”
看到依旧漂亮的小女儿,乌科突然间情绪复杂,他双手搭在女儿的肩头,目睹着女儿疑惑的神情愣是半天说不出话。
直到进入家中,他立即提及有关女儿终身大事之事。
“我已经决定了,赫尔米,你的男人名叫耶夫洛,一个强壮有可靠的战士。”
“战士?”赫尔米拨开头发,惊得捂住了嘴。
“是咱们苏欧米战士,不过……”乌科终究是长叹一口气,向期待知道这些日子过往的家人们说明自己在北方的遭遇,以及那些远道而来瓦良格人船只的缘由。
事实令人震惊,惊得家人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他的两个儿子都在质疑,长子更是觉得父亲这是在引狼入室,次子觉得可以组织男人们发动一场偷袭。
“你们都是蠢货!”乌科毫无征兆地暴怒,拎起陶罐就砸向儿子们,又站起身指着鼻子骂:“你们知道吗?塔瓦斯提亚人!五千人……不对!六千个战士全被瓦良格人杀了!至少两千名女人被掳走!那些瓦良格人是罗斯人,就是每年在我们南边海域游弋的可怕船队的主人。他们毫无损失,塔瓦斯提亚就此毁灭。你们两个不动战争的蠢货,我和你们的叔叔们可是出卖了太多东西,才换来和平。”
乌科这不仅仅是在骂儿子们,也是在骂自己、在骂苏欧米如此弱小,只能像一条狗般忠于主人换苟活。
此刻的赫尔米干脆被吓哭,抱着母亲不知所措,而她的母亲也是一样的无助。
稍稍消气的乌科坐下来,有随手招来女儿。
“明天,我会带你去罗斯的营地。放心,你的男人也是咱们苏欧米人。那个耶夫洛在做罗斯首领的侍卫长,那位战士没有婚姻,你注定是他的正妻。你要快点给他生下孩子,这样咱们的家族就能永固现在得到的权势。”
乌科说了这么多话,赫尔米听得懵懵懂懂。
她本是对自己男人充满期待又极为害羞,现在她只得颤巍巍道:“我……我会的。”
“啊!乖女儿,别怕,至少对于我们的家族,你会是一位英雄。你会拯救咱们苏欧米,也只有你能做到。”
乌科的如此感慨,女孩是更加听不懂。
赫尔米还能说些什么,只好点点头示意如果这是命运,自己会接受。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