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苓開卷

d36ss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仙宮-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青尋祕境(上)熱推-atsjh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夕阳之下,血色遍地,到处都是残肢断臂,痛苦的哀嚎充斥着耳膜。
这一切都漂浮在水面之上,远处的涛浪没有一个能够侵入这片战场,只有逐渐关闭的青色巨门在不断的被洪水冲刷着。
而后一种嗜血的冲动在叶天的脑海中猛然出现,而且这种冲动在胸腔中不断的积蓄着,似乎没有尽头。
体内的仙力似乎也蠢蠢欲动起来,没有丝毫停歇的迹象,想要压制的想法在脑海中只是一闪而过。
“又来了新人,给我杀!”远处有人怒喝道。
叶天寻着声音看去,一群衣不蔽体的汉子正朝着这边冲杀过来,身上汗液横流,在夕阳下亮晶晶的,就像涂了一层牛血,透着凶悍。
叶天强压下胸中的杀戮欲望,转头就走,方向是身后的高山。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但叶天却不知晓,那群汉子看到他逃走,身体仿佛被打开了什么机关,嗜血的念头在这群人中间开始逐渐高涨起来。
叶天退的从容,神识已经笼罩了这些人,但是这些人的身体构造却让叶天停下了脚步。
原因是叶天发现这些人身体全都由仙力凝结而成,奇怪的是组成这些人的仙力全都不甚纯粹,似乎有什么东西将这些仙力进行了粘合,但始终无法融会贯通。
叶天躲进深山中一处悬崖上,然后才仔细观察追赶之人,不过脑海中的杀戮念头却是越来越盛,双手都不由得开始紧攥起来,淡蓝的血管在手背上清晰可见。
太阳穴两边因为血液的快速流动开始不停的跳动着,叶天的呼吸也开始变的急促,甚至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需要深呼吸才能平复。
叶天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但是没有任何的办法能够抑制,这是叶天最为担心的事情,因此在看到那些人追杀过来之后,叶天决定先下手灭了这些人再说。
而后仙力化刀,居高临下喊道:“送死者,为我祭刀。”
叶天一声大喊,那些红了眼的汉子瞬间加快了前冲的速度,没多久已经来到叶天所在的悬崖之下,其中一人越众而出,踏碎一块磨盘大的石头,直冲叶天而来。
叶天单手握刀,从悬崖上一跃而下,长刀力劈而下,刀罡延展几十丈,从天而降,一群汉子间叶天落地,发一声喊冲杀过来,但跑到一半全部化为飞灰,而后轰隆一声巨响,地面开裂,一道鸿沟出当下叶天面前。
叶天刚起起身,背后传来鼓掌之声,转头看去,却是一个郎中打扮的中年人,肩膀之上挂着褡裢,手中摇着虎撑,叮铃铃作响,不过面皮白净,两撇八字胡修的颇为整齐,正笑吟吟看着自己。
叶天单眉一挑道:“先生有事?”
郎中答道:“小友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仙力,不知师承何处?”
叶天不答,只是看着郎中,眼中颇有戒备。
郎中歉然一笑道:“小友不必惊慌,我不过是一郎中,听闻此间常有悍匪杀人,因此前来救治。”
“你我素不相识,我还有事,就不打扰先生治病行医了。”叶天说着拱了拱手,转头就走。
却见郎中笑道:“无妨,在下姓王名九如有事相求,还望小友不要推脱。”
不待叶天拒绝,九如已一把抓起叶天,步履如飞,顷刻间已奔出百里有余,叶天心中起疑,但并未有什么动作,任九如拉着他狂奔。
半天之后,九如停下,面前是万丈高山直插云霄,石壁光滑如镜,却是青黑之色,不过给人一种通透之感。
叶天转头问道:“先生是要上山?”
九如却道:“山上有一味草药,乃是难得之物,老朽体力有限,还请小友帮忙。”
若是一般高山,叶天并不介意走一趟,但九如的突然出现,强行拉他来到这里,此刻又让他帮忙,叶天的戒心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越发的浓重起来。
九如看出叶天的疑惑,解释道:“此山名为青玉,攀登极难,我实力有限,已在此处等候许久,没了这位药材,这战场上的伤患怕是要死去大半了。”
叶天问道:“那战场为何会飘在涛浪之间?又是为何而战?”
听到叶天询问,九如则是一声长叹道:“此时说来话长,其实全都怪我,要不是我失手,怎会有如此大祸。”九如说着,眼中竟流下滚滚热泪。
叶天观他神情不像作假,刚要再次询问,却听身后有喊杀之声出现,九如一惊,拉着叶天迅速遁走,期间不时回头,似乎很怕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汉子追赶上来。
叶天则很是纳闷,按照九如的身法,这些嗜杀之人怎会是他的对手,毕竟有如此之快的速度,完全没理由逃遁。
就在叶天纳闷之际,口鼻间竟钻入一股烟熏火燎的味道。
此刻的九如喉嗓之间发出淡淡的嗬嗬声,攥着叶天的手也是越来越紧。
“呦,呀,嘿嘿,哈哈。”
有些没有意义的音节从九如嘴里发出,似哭似笑,颇有些癫狂之态。
叶天立刻摆脱九如,后退了十几丈,看着九如一个人在原地发疯,随时准备出手。
不过九如似乎还对自己的突然变化没有察觉,发现叶天站在不远处后,嘿嘿笑道:“小友,站那么远干什么,快跟我走。”说着就要拉住叶天,却被叶天再一次躲开。
九如看着自己伸出的手已经变成了白骨,眼神一阵复杂,然偶抬头看着叶天,脸上剩余的皮肉轻轻抽动,不过此刻被灼烧的脸已经是沟沟坎坎,好几处已经露出了骨头。
“先生,你的脸。”叶天提醒道。
不过九如似乎并不在意,而是郑重道:“我这是老毛病了,过会儿就会恢复,你别怕。”
九如不说还好,这么一解释越发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叶天摇了摇头。
九如看到叶天摇头,残破不堪的脸上表情已经开始变的很严肃,看到叶天拱手的瞬间,立刻变的怒气冲天。
然后白骨手掌开始迎风暴涨,眨眼间已经有三四丈大小,带着风声拍向叶天。
叶天仍旧是抬手将仙力凝聚成一把大刀,与白骨手掌瞬间相撞于半空之中,钻心的疼痛顺着手掌直达全身,白骨手掌则是沾之即走,似乎并没有什么损伤。
此刻的九如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副骨架,但是白骨如玉,竟然有淡淡清香散播开来,就在叶天闻到清香之后,身体中的杀戮似乎被激活了一般,血丝瞬间满眼。
就在叶天双眼陡然通红的时候,九如彻底撕下了伪装,对着叶天嘿嘿冷笑不止。
“我乃骨医,来此收骨。”九如怒道。
看着九如压抑不住的煞气,叶天决定暂避锋芒,跟这样的疯子完全没有必要耗下去。
但叶天的想法却不能代表九如,九如已经朝着叶天一步步走了过来,抬起一只手,对着叶天狠狠握下。
空间瞬间坍塌,一个巨大的窟窿出当下半空之中,九如张开手掌却没有见到叶天。
而后挥手横扫,周围数十丈的空间尽数坍塌,仍旧不见叶天的身影。
不过九如并没有再次出手,而是咧嘴笑了起来,洁白的牙齿上下碰撞,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
而藏身在巨大骨掌指缝中的叶天在九如双手交叉的瞬间不得已钻了出来,九如冷笑一声,道:“我一生孤苦,医术虽不敢说旷古绝今,但当世之人能与我匹敌者至今未有。”
听着九如的狂妄之言,叶天实在有些厌恶,但九如却道:“不过你很和我的胃口,只要叫我一声爹,我这一身本事都是你的。”
叶天笑了,而后道:“说吧,要我付出什么?”
听到叶天的话,九如哈哈大笑,然后道:“能被我看中是你的荣幸,你刚进入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我在筛选优骨,但是这些人没有一个能让我满意,你的出现给了我信心。”
“哦?怎么说?”叶天问道。
“我为骨医,看重的自然是骨,况且我能重塑生骨。”九如傲然道。
人骨本无分别,但在九如嘴里却有高低之分,叶天倒是有了些兴趣,问道:“何为生骨?”
九如本就有意买弄,看到叶天有了兴趣,便道:“所谓生骨,乃是未经我锤炼之骨,经我锤炼之后,生骨便会化为玉骨,只要身有玉骨,修炼便会更上一层楼。”
“有这等好事?”叶天惊道。
听到能够助力修炼,叶天怎么能不心动,因为脸上的神情已经有些迫不及待起来,双手不由得搓弄起来,看着九如,讪笑道:“不知能否助我突破现有的真仙境界?”
九如听后大笑道:“不过区区真仙而已,只要被我重塑之后,别说真仙,即便再高的境界也能大有裨益。”此言一出,叶天双眼陡然发亮,由于激动,脸上都开始泛起一阵潮红。
看着叶天的样子,九如也是满面得意,但却没发现,叶天的嘴角也有不易察觉的笑意一闪而过,这一次双方都在极力隐藏,因此看起来倒是颇为和谐。
叶天之所以会留下来,是因为他还看不破九如的诡计,对于方才说的筛选生骨,其实他压根就不信,反而觉得九如另有所图,因此才决定好好看看这个九如有什么真本事。
但是九如的身体却在此刻发生了变化,先是有密密麻麻的血管附着在骨头表面,然后是筋脉,最后才是血肉,不过在最后关头,九如的皮肤却并没有出现,而是像一头剥了皮的牛,不过此刻的九如却破口大骂道:“玛德,一定是骨头的问题。”
九如突然激动起来,但是身上却没有丝毫的改变,甚至原有的血肉也再一次腾起火焰,开始有噼噼啪啪的声响出现,而后在几息之后再次漏出白骨。
“恐怕你所谓的筛选是为了一己之私。”叶天冷冷道。
“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若是我不能长生,他人又怎么会有机会得到我的绝世医术?”九如咆哮道。
随着九如的咆哮,不远处的那群嗜血汉子也发出震天的嘶吼,向着二人冲了过来。
“当下跟我走,还能保你一命,若是不从,嘿嘿,嘿嘿。”九如阴恻恻道。
不过叶天可没心情再听他鬼扯,身形一动,人已在百丈之外。
看着逐渐远去的叶天,已成白骨的九如扭头看着已经冲到近前的那群嗜血汉子,眼眶中飘出两朵鬼火,而后扩散成多多红花,落在众人头顶,一时间,所有人神情一怔,看向叶天逃跑的方向,发一声喊追了过去。
“我看上的东西,终究有一天会属于我,儿子,我会将你复活,一定会的。”九如声音沙哑道。
叶天看着身后出现的那群嗜血汉子,心中没来由升起一股烦躁,忍不住想要停下来跟这些人厮杀一番,但他明白,当下的自己也同样的受着九如的影响,所以才会导致有这样的情况出现。
恐怕当下停下来,正中九如下怀,到时候被这些人缠住,想要走几乎就是痴人说梦了,即便叶天并不惧怕这些嗜血之人,但九如的实力却不容小觑。
就在叶天全力移动之时,一道白光突然出现,将他完全包围,而后在九如赶到先前消失不见。
而叶天的突然消失,让信心满满的九如瞬间停下脚步,然后看向半空之中,喃喃道:“白医?”
而此刻的叶天出当下一处山洞之中,洞中桌椅板凳齐全,一位身着白衣的女子正在品茶,身段妖娆,抬眼看了叶天一眼道:“坐吧。”
叶天依言坐下,拱手道:“多谢相救。”
“我救你只是一时,离开这里你还是会落在九如手上,结果不会有什么改变。”白衣女子道。
“我叫白医,闲人一个,你在这里不能待太久,要么想办法出去,要么就自杀吧。”白医冷淡道。
白医虽然说话难听,但说的都是实情,叶天拱了拱手道:“请问姑娘,九如为什么要找生骨?”
听到叶天的话,白衣放下茶杯,轻轻叹了口气道:“说来话长,恐怕最应该让他筛选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叶天看着白医,并未打断,白医开始讲起了她和九如的纠葛。
早些年,九如只是个江湖郎中,靠着一些浅薄医术糊口,遇到穷苦之人还会送些药材给他们,因此生活颇为清苦,但他没有丝毫抱怨,常说:“但愿世间人无病,何惜架上药生尘。”可惜这些只是理想,跟现实的状况天差地别,九如也不例外,在外行医几年之后,攒下了一点钱,然后准备回家开个药铺继续行医,原以为一辈子就这样了。
但是变故还是来了,而且这个变故就是即将跟他成亲的那个姑娘。
叶天眼中疑惑,心道:“一个姑娘还能生什么变故?”
却听白医说道:“人要是坏起来是不分性别的。”而后继续讲述九如的遭遇。
其实九如攒下的那点钱远不够成亲所用,然后父母拿出了棺材本之后才勉强达到了姑娘家的要求,但是姑娘长了一张好脸,十里八村不少人想娶,之所以同意这门亲事,是因为九如有些医术,虽然穷一点,但是衣食无忧应该不成问题,所以才答应下来。
不过,姑娘的母亲却不甚满意,在收了聘礼之后硬生生悔婚,而且聘礼无论如何都不肯退还,给的理由是黄花大闺女的名声比天大,这点聘礼就当是补偿,九如的父母伤心过度一命呜呼,而九如也成了村里的笑话,不过一月有余,整个人已经瘦到脱相。
“为一个女人,不值。”叶天道。
“若是到此为止,这不过是九如的一个心魔而已,但终究不会酿成什么大祸,可惜事与愿违。”白医道。
“后来呢?”叶天问道。
“后来啊,这家人把姑娘许了别家,还公然在村里宣扬,感谢九如先前给的聘礼,自家姑娘才能过上当下的日子,找这么好的人家,不过言语之中皆是讽刺,认为是九如配不上自家的闺女。”白医道。
“吃饭说饭香,吃完嫌碗脏,真是‘好人’。”叶天冷笑道。
“这些话传到九如那里,这一次九如却是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只是在父母坟前静坐一天一夜,然后离开村子,此后十年不曾有人见过九如的身影,江湖上从此也没了他的踪迹,直到有一日村里人再次见到九如,却是在他父母的坟前,但此刻的九如已经身负绝学,这次回来只是为了将父母的尸骨取走,日夜供奉以尽孝道,但是万万没想到。”白衣的声音带着些许沙哑道。
“坟墓之中根本就没有父母的尸骨,而唯一的陪葬品也不翼而飞,九如彻底炸了,在村中逢人便问,后来得知是早先的那家人干的。”白衣切齿道。
“自作孽不可活。”叶天道。
“不错,九如将那家人全部吊在村中,尤其是先前那个差点成了自己岳母的那个女人,每日扒皮一层,生生将一家人挫骨扬灰,而且将魂魄全部拘禁,日日用火灼烧,待到百日之后方才罢休。”白衣叹息道。
“那他怎么会有儿子呢?”叶天道。
“儿子是白医和我生的。”九如突然在洞外道。
“儿子没有了,你又何必残害那么多人?”白医眼中含泪道。
“我一生孤苦,好不容易有了儿子,我一定要复活他,那怕为此堵上一生我也在所不惜,而这小子是目前为止最适合的人,为了儿子,牺牲一两个人算什么,别人能为了一己之私让我家破人亡,我为什么不能?”九如的声音满是不甘道。
“你为了咱们的儿子,就要杀掉别人,那别人是无辜的。”白医凄然道。
“那我不管,世人如此对我,那杀掉也没什么。”九如冷冷道。
“如果是这样,那今天你就先杀了我。”白医决绝道。
“你……”九如万万没想到,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白医竟然会与他作对。
不过下一刻九如的视线落在了叶天身上,咬牙道:“既然是你惹出来的祸端,那就给我拿命来。”九如说道。
此刻的九如已经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说话行事无比极端,话音落下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化为一道白光冲向叶天。
就在叶天凝聚仙力之时,身边的白医瞬间挡在身前,而后软软倒了下去,九如也现出身形,不过此刻的九如全身的白骨上满是玄奥的纹路,泛着点点金光,一只骨手插在白医心脏处,鲜血不断涌出。
超級 賽 亞 人
“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这样?我已经没有了父母,失去了儿子,当下你为了一个外人……”九如泣不成声。
然后九如身体上逐渐开始长出血肉,皮肤也逐渐变的光滑,白净的面皮上此刻都是泪水,滴滴答答落在白衣伤口处,红了白衣,冷了人心。
白衣抬起手,抚摸九如的脸庞,轻声道:“你我纠缠半生,可我终究见不得你堕入魔道,人世孤苦,但愿来生吧。”
“我起于平凡,历经人生巨变,可终究难以圆满,愧对父母妻儿,天地难容于我,这一切都是我的劫数,没什么值得留恋了。”九如眼中深情流露,缓缓道。
“小友,请等我一等,我要去安葬我的妻子。”九如低声道,说罢抱起白衣消失在洞中。
留下叶天一人在山洞之中,直到三天之后,九如再次出现,不够此刻的九如又恢复了当初叶天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肩上挂着褡裢,手中拿着虎撑,白净的面皮上满是平易近人之色。
“小友,请跟我来,先前多有得罪,我决定还是做回老本行,救死扶伤。”九如看着叶天笑道。
“还请告知如何离开这里。”叶天问道。
“想要离开此地,恐怕还得废些时日,大大小小的障碍你不一定能过得去,只能看造化了,不过我会帮你。”九如面色平静道。
叶天默然,但也感叹在这里遭遇的一切,只要能出去,障碍对叶天而言并没有什么,因此跟着九如离开山洞。
但此刻入眼的却是一片残血猩红,那种嗜血的感觉在一瞬间用了过来。
而九如的手中虎撑叮铃铃一响,面前的猩红便有百丈退散开来,而后胸中为之一清。
二人便前行百丈距离,而后虎撑又响,再次前进百丈,速度虽然缓慢,但却没有再见到那群嗜血汉子。
叶天心知先前的嗜血汉子是受九如控制,也就没再开口询问。
但九如却开口道:“你就不好奇那些嗜血之人为什么没有出现?”
“不过是受人操控的可怜人,既然操控之人没有指示,估计也不会再出现了。”叶天道。
“非也非也,这些人虽然受我操控,但却不是因我而起,原因就在那座山上。”九如道。
“不是因你而起?”叶天有些疑惑道。
“此刻的瘴气自古就有,但却无人能够驱散,而我之所以能够操控那些人,是因为我改良了那些让人发狂的东西,但只是一部分而已,如若不然,恐怕你早已被撕成了碎片。”九如娓娓道来。
“山上到底是什么?”叶天问道。
“一颗血果。”九如道,眼中的贪婪不自觉的流露出来。
对于九如的贪婪神色,叶天颇为理解,身为医者,对于各种奇物总有好奇之心,甚至据为己有也是人之常情。
十日之后,二人再次来到大山脚下,但此刻的大山似乎有了些细微的变化,山体之上的色泽越发的深沉起来,但仍旧光滑如镜。
看着面前的青山,叶天腾身而起,就要强行攀爬,九如只是笑盈盈看着他,并无任何动作。
不过叶天刚刚升高触及云层之后,便有一股大力陡然压迫过来,任凭叶天如何抵抗,身体的下坠之势都无法阻止。
不得已,叶天只能落下,而后换了方向再次腾身而起,但是结果仍旧相同。
看叶天忙活半天一无所获,九如笑道:“你这样永远都不可能上的去。”
不过就在九如话音落下之后,叶天再一次腾身而起,不过这一次叶天手中提着一把仙力凝练的大刀,然后瞬间冲天而起,手中大刀刹那间劈向云层,咔嚓声响中,叶天手中的大刀将云层挑落下大半。
叶天乘胜追击,再次挥刀砍向云层,不过这一次云中有猩红闪电瞬间出现,与叶天刀锋接触的刹那血雨落下。
而后叶天胸中瞬间出现无数的杀戮念头,恨不得杀尽天下,而后低头看着山脚,刀锋缓缓指向了九如。
就在此时,叮铃铃一声响传到叶天耳中,灵台瞬间清明,眼前的猩红瞬间消散,脑海中的杀戮执念也开始寸寸消散,而后再次落回地面。
九如看着叶天,笑道:“小友可还有别的本事?”
叶天摇了摇头,但眼中的不甘之火仍旧熊熊燃烧。
不过九如开口道:“当年我也是如此,但却没有任何用处,只会白白浪费力气。”
而后九如手中的虎撑瞬间被扔了出去,而后迅速膨胀起来。

Categories
仙俠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